<dd id="rnsb7"></dd>
      我的位置: 首頁 > 視頻 > 正文

      【天眼問政】違建認定無異議,物業公司來“動手”?

      頭圖.jpg


      “即便是違法建筑,物業公司有權利拆除嗎? ”


      近日,家住貴陽市烏當區樂灣國際小區的業主鄧先生向“天眼問政”欄目反映,自己在樓頂公共區域搭建的玻璃棚,雖已接到東風鎮人民政府下發的限期拆除決定書,沒想到竟然是小區物業來強拆。鄧先生認為物業公司此舉有越權嫌疑,希望媒體介入關注。


      1701312671682779.jpg

      烏當區樂灣國際小區頤華府。


      接到留言,記者來到樂灣國際小區頤華府玻璃棚所在的2棟2單元樓頂?,F場看到,玻璃棚由幾根立柱撐起框形架子構成,為開放式,無門、無窗、無封閉,框形架子間安裝的玻璃已全部被敲碎,碎渣散落一地。


      1701312689275670.jpg

      被物業強拆的玻璃棚。


      “我想不通的是物業公司的擅自行為?!编囅壬嬖V記者:“之前因為樓頂公共區域面積比較大,就搭建了這個玻璃棚?!?/p>


      1701312703721962.jpg散落一地的碎玻璃。


      不過,建好沒多久,鄧先生便接到東鳳鎮下發的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筑物、構筑物決定書。決定書明確,鄧先生所建的玻璃棚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》相關規定,責令于2023年2月25日前自行拆除,逾期不拆除,將依法強制拆除。


      同時,決定書也表明,如果鄧先生對此決定不服,可在接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貴陽市烏當區人民政府申請復議,或在6個月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。


      鄧先生表示,接到決定書至今,自己沒有自行拆除,也沒有相關部門來拆除。


      事情在11月18日有了變化。


      “當天早上10點左右,我接到小區物管工作人員發來的一條強拆提醒短信。僅僅過了10多分鐘,我在業主群里看見其他業主上傳的物業強拆玻璃棚的視頻?!?/p>


      鄧先生說,當天他并未在家?!?strong>即便玻璃棚是違法建筑,強拆的主體單位也應該是綜合行政執法局,物業公司并沒有執法權呀?”對此,他希望物業公司有個說法。


      鄧先生還質疑,樓頂修建玻璃棚的并非他一家,其他棟樓頂同樣有業主建棚并已使用,“但物業公司只拆了我家修的,是在針對我嗎?”


      記者隨即走訪了小區其他樓棟,確實看到小區部分樓棟二樓和樓頂的公共區域位置,有已建好的玻璃棚。


      1701312720455930.jpg

      其他樓棟也存在搭建玻璃棚的情況。


      “如果是執法部門工作人員上門拆除,我服從。但物業公司沒有執法權,也沒有得到執法部門的授權,強拆我家建的玻璃棚,物業應該賠償我的經濟損失?!编囅壬f。


      就此事,記者隨后到樂灣國際小區物業公司——貴州樂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了解情況,了解物業公司是否有相關部門的強拆授權。物業公司韓經理提供了一份鄧先生同樣收到的《東風鎮人民政府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筑物、構筑物決定書》復印件,但并沒有提供相關部門的強拆授權書。


      1701312737824952.jpg

      物業提供的《東風鎮人民政府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筑物、構筑物決定書》復印件。


      韓經理表示,業主在樓頂公共區域搭建玻璃房,物業方有權對公共區域進行管理。


      “管理和強拆是兩個概念,不能混為一談。再說,物業公司哪來的執法權?”聽到韓經理的答復,鄧先生當場質疑。


      “如果你覺得我們拆錯了,你可以向法院起訴。如果法院判物業輸,該怎么賠就怎么賠?!表n經理回復道。


      “為何只拆了我一家,其他家疑似違建的玻璃房卻安然無恙?”鄧先生再次質疑。


      “因為物業公司還未向烏當區綜合行政執法部門反映,所以其他家疑似違建的玻璃房就沒有拆?!表n經理解釋。


      “這么長時間,都沒向綜合行政執法局反映,只反映我一家?”聽完韓經理的解釋,鄧先生再次提問,韓經理并未正面回應。


      鄧先生表示,對于物業公司的答復他并不認可,不排除走司法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。


     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

      田儒森 高琴

      編輯 涂涌

      二審 韋一茜

      三審 田旻佳

      91精视频精品,aa成人教育片,少妇按摩推高潮连连,亚洲日本ⅤA成人亚洲

      
      

        <dd id="rnsb7"></dd>